心靈故事

推文到推特 推文到臉書
發佈日期:0000-00-00
漸凍的甦醒
漸凍的甦醒
                 姵瑤2017.10
 
        依恩坐在窗邊望著窗外,看著天邊,夕陽逐漸落下,微微的剩下一絲的光。窗簾擋住了那一線光,依恩很努力的用越來越沒有力氣的手想撥開窗簾,可是試了幾次,窗簾又回到原來的位置。看著自己就像夕陽一樣,逐漸的失去光澤,自己的身體越來越無法活動。不僅深深的嘆了一口氣,耳邊傳來母親的聲音:[吃飯了吃飯了。]家裡請來照顧依恩的亞妮走過來說:[小姐,吃飯了!][好]依恩無精打彩的回答。於是,亞妮把坐在輪椅上的依恩推到餐桌旁。吃飯對於依恩來說,是件痛苦的事。因為手指已經僵硬,沒有辦法拿餐具,每到吃飯,都要亞妮幫忙。而且母親每天在餐桌上都不斷重複的相同話語,哎,又開始啦:[依恩多吃一點 ,這樣才有精神,這樣才會趕快好起來!]
 
       一邊機械式的吃的飯,依恩的思緒跑到了還沒發病的兩年前,那時依恩是一個正常的上班族。本身的皮膚白皙,有清秀的面容,長髮披肩,身材也一直保持得很好。 走在街上,總是吸引到別人的目光,也有了穩定交往的男朋友。工作算順利的,薪水也足夠自己用,雖然沒住在家裡,也不用負擔家計。付了房租,日常所需外,還可以每年出國。在公司,得人緣,同事相處融洽。過幾年也有結婚的打算,一切看上去都很美好!
 
        正逢年底,公司為了拼年終業績,每個部門都努力加班中。已過了晚餐時間,手頭上還有些工作。把工作结束完,晚點再吃。依恩心裡想,反正午餐比較晚吃。依恩站起來,想先去喝口水。剛走幾步,突然左腳一軟,差點跌倒。依恩嚇了一跳, 還好,旁邊有牆壁,有地方可以撐住。[是太累了嗎?還是太餓啦?可是感覺還好啊!頭也不暈!]依恩喘了一口氣,定了定神,試著動了動左腳,還好,沒麻,活動也正常。於是倒了一杯水,回到座位上,從抽屜當中拿了一塊餅乾送進嘴裡。連續幾天都有加班,沒有再發生腿軟的事情。依恩已經把這件事完全的淡忘。終於,工作都順利完成,業績也很漂亮。[這次年終獎金應該不少吧] 依恩快樂的想,[要怎麼犒賞自己呢?旅行?還是去買到漂亮的衣服呢 ......?]
 
        明天是週末,正好強檔電影上片,男友已經買好票了。年底兩人都很忙,所以最近每週一次的約會,男友總是很用心的準備,依恩覺得很滿足。畢竟為了能有足夠的結婚基金,兩人都要努力些。回到家,依恩脱了鞋,踏上木地板,保持家中乾淨,也是依恩堅持的一件事。因此外穿的鞋,永遠都只能留在落塵區。每樣東西也有固定的位置,放好包包,依恩拿了要換洗的衣服,想去洗個澡。突然左腳一軟,依恩跌坐在木地板上。哦!屁股好痛,依恩摸了摸屁股。怎麼回事,這腳,怎麼突然沒力氣了?今天有吃晚餐Y!而且為了最近辛苦的自己,還吃了套餐呢!依恩揉了揉腿,捶了幾下。這個週末要好好休息一下。依恩心裡想,大概最近真的有點累吧!洗完澡,和男友通了電話,就早早上床睡了。
 
        嗶嗶嗶!嗶嗶嗶!鬧鐘響起來,依恩睜開了惺忪的眼睛, 昨晚真是一夜好眠睡得很飽,看了看窗外[嗯,今天是個好天氣,今天會是愉快的一天!] 到了電影院,男友已經貼心的買了飲料及零食等著依恩。因為是新片,影廳裡坐滿了人,這幾年不知道為什麼,只要是科幻的,有魔法的影片,總是非常吸引人,也許這就是所謂的新時代吧!依恩心裡想[魔法電影雖然好看,可是那畢竟是電影,在生活中根本看不見。影片幫助舒壓倒是不錯,至少可以想像有支魔法棒,一揮,所有的事都做完了,這樣真的不錯!]
 
        電影散場了,大家都離開座位,下台階往門口走。依恩走了幾個台階,突然,左腳一軟,身體往前倒,還好男友眼疾手快拉住了她,才沒有跌下台階。怎麼呢?還好嗎?男友緊張的問。沒事,沒事的!依恩忙回答。但心裡有些不安。這一天約會怎麼度過的,依恩也不太清楚。因為總有一些隱隱的擔憂,心想[找一天休假去看一下醫生好了。]接下來的一周裡,依恩都準時下班,不敢讓自己太勞累,可是還是發作了兩次,而且腳的無力感好像加重的點。
 
        約了門診,醫生做了一些腿部的檢查,沒有特别的説明,開立了轉診單,請依恩轉診到大醫院,做更精密的檢查。
 
        一想到醫院,就覺得頭痛,因為每次去醫院都需要花很長的時間,排隊的人真多呀!為了讓自己安心,依恩還是按時間到了醫院。醫生詢問了狀態,開了一些檢查單,要抽血化驗,要做肌電圖的檢查,還需要做電腦斷層。 [不會吧,我只是疲勞了一些,需要這麼誇張嗎?]依恩心裡想。但是還是乖乖的做了各種檢查。
 
        兩週後,依恩回診看報告。[這兩個禮拜感覺怎麼樣呢?] 醫生問。[還是有幾次腿軟,只是現在比較有經驗了,都即時有扶著東西,都沒跌倒。]依恩有些慶幸的説。看著依恩,醫生臉有些嚴肅。[依恩小姐,有家屬陪你一起來嗎?][沒有,大家都很忙,我一個人來的。怎麼了嗎?][依恩小姐,根據所有的檢查,您患的是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也就是大家所知的漸凍症。][什麼,您是在開玩笑吧,是不是報告拿錯了,醫院這麼多人。]依恩瞪大了眼睛,緊緊抓著手中的包包。[依恩小姐,您聽我說......]依恩頭腦一片空白,只看見醫生不斷的在做一些說明,可是醫生到底說了什麼,卻一句話都沒有印象。不知道自己如何回到家,回神的時候,自己坐在地板上,窗外的天色已經暗。肚子一點都不餓,也不想洗澡,脱了外衣躺在床上,心裡想著:[我一定是太累了,這一定是夢,好好睡一覺,醒來就沒有事了。]
 
        咯咯咯,嗆到了。[依恩,你是不是又在想什麼?怎麼吃飯這麼不專心啊!] 母親的聲音把依恩拉回了餐桌前。[小心點!要是嗆到氣管裡就麻煩了!][是,媽!]吃完飯,看電視,亞妮幫忙梳洗,再扶她上床就寢,每天重複一樣的程序,一樣的事,一樣的動作,日復一日。而且隨著肌肉的越來越無力,被照顧的需求也日益增多。剛開始,回到家的時候還可以自己梳洗,做些簡單的家事,只是腳不太方便。後來雙腳已經完全無力,必須坐輪椅,家人就請了幫傭,母親的年紀大了,沒有辦法照顧她。雖然定期都回門診,也都有服藥,可這半年來,手也開始漸漸無力, 連吃飯刷牙都要靠別人幫忙。原本希望自己至少能做一些簡單的事, 後來總於體會到什麼叫做力不從心,想做而做不到 ,是件多麼痛苦的事。别人可以輕鬆做到的事,自己既使全身的力氣也沒辦法。常常在想自己的人生為何如此?是前世做了什麼壞事,到這一世受到懲罰?自從發病後,原本打算結婚的男友剛開始還陪著她去醫院,漸漸地說工作太忙,沒時間,越來越疏遠,平日的細心體貼都不見了。之前有時還會打電話問候一下,接著電話越來越少,打電話過去也無人接聽,當然最後連電話號碼都換了。雖然心裡也知道那已經是不可能的事。但是,當從朋友的口裡,聽到男友已經交了新的女朋友的時候,心仍如刀割,多年的感情真的抵不過現實的殘酷。是要怪誰呢?怪自己,怪男友,怪天,怪地......怪基因?家族裡沒有人有這樣的狀況。是工作太累,大家都一樣操,為什麼别人都好好的?永遠都想不通為什麼?為什麼會發生?為什麼發生在自己身上?為什麼這麼不公平......
 
        一天,在國外長住的一個好朋友捷來看依恩。捷是依恩的國中同學,從國中起,兩人就是好朋友,常常一起逛街吃飯,聊天,無話不談,既使後來各自有了男友,仍是常常一起約喝下午茶聊天,而且一有新的咖啡廳,兩人就會充滿期待地去嘗試一下,充滿尋寶的樂趣。直到大家工作之後,捷被派往國外長住,才改用通訊軟體。雖然有時差,仍是常留訊息互相關心。尤其在依恩生病之後,訊息不斷,捷也常常會找一些國外關於漸凍症的醫療資訊或是漸凍人通過一些療法情況好轉資料的給她,不斷鼓勵和支持著依恩。這次,捷找了一個空檔排休假來看她。好友見面,分外開心。依恩記不得有多久沒有這樣開心。上次見面時,依恩還可以拄著拐杖自己走,和捷出外逛了她們以前常去的商店街,喝了下午茶,那時仿佛一瞬間回到了過去,忘記了不愉快的記憶,好像一切都很美好。想到這裡,依恩有些難過。[怎麼啦!依恩!有什麼不開心呢?]捷問。[沒有啦!只是想起之前我們常常去逛街,去喝下午茶,有時踩到地雷,可是真得很有趣!]依恩懷念的説。[可是現在再也回不去了!]依恩的眼神暗淡了下來。看著難過的依恩,捷的心裡也不是滋味。從前的依恩總是那麼有自信,亮麗動人,有燦爛的笑容。現在的她愁容滿面,面色憔悴,無力又無助。[走吧!我們出去逛逛!]捷定下心説。[什麼!可以嗎?我這樣不大方便,不行吧!]依恩很驚訝[行!為什麼不行!你依然是你!從未改變!而且我開車,很方便,走啦!去吧!][依恩,捷難得回來,有亞妮幫忙,你們出去逛逛,不急著回來!]母親看著好不容易有笑容的依恩,在旁邊說,心裡不知有多心疼!
 
        來到熟悉的商店街,好一段時間了,除了去醫院外,依恩已經很久沒看到人來人往,熱鬧喧嘩的場景了。有的店家換了主人,有的店家改頭換面,還有許多新創的店家,人好多,東西好多,好多新鲜的感覺,依恩開始興奮起來,眼睛發亮,嘴角開心地上揚。每家店都想一探究竟,好像是第一次到這裡,什麼都好玩。看著依恩的表情,捷心裡多了些安慰。
 
        逛著逛著,看的出依恩,有些累了。[我們休息一下吧!喝個下午茶。]捷提議。[好ㄚ!我們找一家沒去過的咖啡館吧!像以前一樣。]依恩有些疲憊的臉上,突然出現頑皮的笑容。[嘢!出發!]依恩立刻開始搜索可以喝下午茶的地方。先走這邊,走那條巷子,往左,往右,大街小巷頓時成了迷宮樂園。來到一條小巷弄,好奇怪喲,街上人聲鼎沸,可是一進巷弄,立刻寧靜下來,就像到了另一個世界,平靜舒適。在依恩的眼前出現一家散發著家的味道的咖啡館。看上去不大,卻深深的吸引著依恩。[我們就去哪家!]依恩好像沒什麼費力地抬起手指著咖啡館。
 
        這是一家復古風格的店,走進店裡,深色木頭的桌子,椅子,有蕾絲的窗簾,牆壁上有一些掛畫,掛畫有些特別,從不同的角度,看到的風景不同。白色的餐具,格子的桌巾,地板是有花紋圖騰的地磚,空氣中迷漫著淡淡的香氣,散發著寧靜舒適略帶神秘的味道。店裡沒有其他客人。「歡迎光臨 」女主人迎了上來,「坐這裡吧!窗邊的桌子比較寬敞喲!」 女主人把窗邊六人坐的椅子移走了二張,讓依恩輪椅好擺放。「這是莱單」女主人把莱單遞给客人。「這裡的下午茶,飲料可搭配鬆餅、蛋糕喲!」看著菜單,依恩突然看到一行字「魔法蛋糕」,「什麼是魔法蛋糕?」依恩問。「那是我們隱藏版的蛋糕,蛋糕的設計是依客人的狀態決定的喲!」,「好特別喲,來一份魔法蛋糕」。捷和亞妮則點了平常喜歡吃的點心。「魔法蛋糕是現場特別做的,需要一些時喲!」女主人說。「好!我們不急」依恩回答。
 
        點完餐,廚房的忙碌起來。店裡依然沒有其他客人。一會兒,捷和亞妮的飲料點心來了,依恩的只上了茶,女主人說,「請再稍等一下魔法蛋糕在做了,快好了!」又過了一會兒, 女主人笑瞇瞇的,端上了一個精緻的小盤子,上面擺著一個小蛋糕,蛋糕的上面有一顆明亮的珠子,珠子的旁邊有一頂巫師的帽子。「你嚐嚐看,要慢慢的品嚐哟」女主人微笑著說,並朝依恩神秘地眨了下眼睛,「好,謝謝!」依恩決定先吃那顆明亮的珠子,「嗯、甜甜的」接著,亞妮挾巫師的帽子送到依恩嘴裡。正想說「有些苦」,突然眼睛閃過一道靛藍色的光,依恩有些驚訝,看著女主人深邃的眼睛,透過瞳孔,依恩突然進入了一個奇妙的空間,經過一條長長的隧道, 彷彿進入一個完全不一樣,非常寧靜的空間。人突然像飄在宇宙當中,周圍出現了非常多的流星,星星從周圍很快的閃過。接著周圍出現沙漠,海洋,山脈,森林,大草原……。「這,眼花嗎?」依恩心理畫了個問號。「再嚐嚐!」女主人說。依恩吃了一口蛋糕,突然到了一個非常清晰清透的空間當中,非常乾淨,沒有任何的雜質, 近似虛無的畫面,仿佛在世界盡頭的另一個地方。從遠處走出一位中年女性,穿黑色衣服,戴著黑帽,就像電影中的女魔法師。女魔法師用手中的魔法棒在空中畫了一下,空白的空間像屏幕裂開般,出現影像,在半空中有一位騎著掃把的美麗年輕女巫 ,手持一枝魔法杖對一個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熊的生物使用魔法。從魔法杖的頂端射出強烈的閃光,隨著光束的增強,生物正逐漸變成人形。就在這時,出現一群女巫,從這群女巫中走出一位銀髮,高瘦的女人。她是這群女巫中唯一沒有帶帽子的人,她是女巫的首領。女巫首領的臉很嚴肅,口中唸唸有詞,朝著年輕女巫的方向手掌一揮,所有的能量凝固。年輕女巫立刻無法移動,光束像冰柱一樣凝結,半人半熊也停止不動。女巫首領對著年輕女巫說:[伊凡你一再觸犯了禁忌,不僅和和凡人相戀,還使用了禁忌的魔法。]
 
       畫面來到伊凡從小生活在女巫的世界裡,女巫們生活在與世隔絕的地方。為了避免被人類發現,女巫們的行動都非常的隱密,多半在黑夜裡行動。而且只有成年的女巫才可以出外執行任務。剛開始外出的時候,也必須由有經驗的女巫帶領,不能單獨行動。所以伊凡從小只知道女巫的世界,生活在隱密的山林中,學習各種魔法技巧,生活單純,會和小動物,小精靈玩耍。有時小女巫們也會調皮,會互相使用小魔法。比如說,定定魔法,可以讓人無法移動,或者讓人笑不停的魔法,還有使用隱藏斗篷來個小惡作劇。至於人類,在伊凡的印象中,人是可怕的怪物,總是想盡方法要捉女巫並趕盡殺絕。並從小被告誡不可和人類往來。
 
        到小女巫滿16歲之後可以學習高階的魔法,但是仍因人而異。伊凡從小聰明,常常一學就會,而且有時還可以創造一些新的小魔法。很受老師們的喜愛。隨著年齡的增長,女巫之間漸漸地加入一些人類世界的話題,關於人類的習慣 ,人類的樣貌,還有人類世界和女巫世界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因此在小女巫們的心中都有一些期待,期待在滿18歲之後,可以跟著成年女巫出外執行任務,可以看看人類世界,對被說成怪物的人類充滿了極大的好奇。
 
        伊凡總於等到了外出的那一天。那是一個明亮的夜晚,伊凡帶著自己的掃把,臉上充滿掩藏不住的開心。為了這一天,伊凡很努力地練習飛行,在山森間不斷穿梭,連繼飛幾個小時都不休息。不止如此,凡是老師們教的魔法,也都反復練習,至到非常純熟無誤。女巫們集中在廣場上準備出發,大家分成幾組,每位有經驗的女巫會帶一位實習女巫,伊凡由梅萊兒負責。梅萊兒對伊凡平時的努力很滿意,相信伊凡可以表現的很好。
 
        出發前,首領特別交待實習女巫們一定要跟著老師,不可以單獨行動,也不可以隨便使用魔法,另外要避開人類不可以被人發現。對於這些交待實習女巫們早都會背了。心情雀躍,已飛向遠方。
 
        出發,首領一聲令下,伊凡坐著自己的掃把, 跟著老師和大家一起往人類居住的城市飛去。在月光下,穿越了大片大片的森林,還有一座一座的高山,穿過雲朵終於看到遠處有明亮的閃光。老師說那個亮亮的點就是人類居住的地方,他們稱為城市。伊凡的心跳加速,好期待喔!就要到了!那個亮點越來越清晰,旁邊出現了更多的亮點, 形成一片光的海洋。哇!好漂亮喔!伊凡心裡說。帶隊老師開始交代 [大家要開始小心的飛行了,要避免讓人類看見我們,大家盡量飛在陰影當中,不要暴露在燈光下。大家開始減速飛行,各組可以散開了,記住!實習的女巫要跟緊老師,不可以隨便使用魔法,有什麼狀況請老師處理。最重要的就盡量讓自己隱藏起來!]  於是,大家分組散開。伊凡跟著梅萊兒飛往城市的另一頭。伊凡好奇地打量著一棟一棟的房子,這裡的房子比較矮,而且非常的密集 因為已經是半夜了,大部分的房子裡都沒有燈,只有路上有一些路燈。這樣比較方便女巫們行動。遠處有一棟房子,裡面傳來一些吵鬧的聲音,而且燈火通明。伊凡很奇怪,問梅萊兒:[為什麼大部分人都睡覺,這邊卻那麼熱鬧呢?]梅萊兒回答:[這裡是酒館,有些人類喜歡晚上出來喝喝酒,跟朋友們聊天。]正在這時候,有幾個人走出酒館,而且搖搖擺擺的,嘴裡不知道大聲嚷嚷什麼。伊凡發現這些人長得和女巫有些不一樣 ,而且穿的衣服也是不同的。伊凡曾在描寫人類的書中看過,人類有分男人及女人,男人畫的是肥頭大耳,頂著個大肚子,而且是鬍子滿臉。女生則穿著裙子,有各種款式的裙子,不像女巫只有黑色的衣服。 這幾個人顯然比較像書上的男人,可是好像有胖有瘦,有的人有大鬍子,有的人沒有, 跟書上畫的有差距。有位穿裙子的女人則站在酒館的門口,哟,那裙子真漂亮,讓那女人的身材看上去很美。這些人類看上去,沒有很可怕呢!伊凡遠遠的觀察著。
 
        接著是非常安靜的一區。街上沒半個人影,顯然大家都在睡覺,而且這邊的房子感覺上比較少一些,有些稀疏。飛著飛著,梅萊兒說:[我們到了。] 於是飛入一個沒有什麼燈光的暗巷中,在一個房子前面停下來,敲了三下門,門開了,梅萊兒帶著伊凡快速的進入屋子,並迅速把門關上。屋子的裝飾很簡單,沒有幾樣傢俱。開門的是一位老婦人,老婦人看了一下伊凡,淡淡的點點頭。 梅萊兒交代伊凡留在外面的屋子裡。接著跟老婦人進入了裡面的房間。伊凡只能默默在外面等著。有些小無聊,伊凡只好想著剛才看到的人類。過了些時間,梅萊兒和老婦人走了出來。梅萊兒說:[好了,我們走吧。][很高興見到您!]伊凡禮貌的和老婦人告辭。和梅萊兒飛回剛才大家解散的位置,這時候已經有幾組人回來了。等到大家都陸續回來,領隊女巫就帶著大家一起飛回了女巫們住的地方。
 
        後面的幾個月裡,伊凡又跟著梅萊兒飛了幾次。每次都會看到一些不同的人,伊凡都細心的觀察著人類的行為。實習女巫們也會分享自己看到的事情。幾次之後,伊凡跟屋中的老婦人漸漸地熟悉了,有些短暫的對話。 伊凡也明白,每次任務的內容,要注意的事項。對飛行的路程,如何迴避人類也駕輕就熟。
 
        伊凡可以單獨出任務了。每次的任務都很順利,老師們對伊凡的表現都很讚賞。 這次也一樣,伊凡跟著大家一起出任務,同樣的領隊女巫交待完注意事項,大家各自分頭行動。伊凡想:[今天的任務很簡單,路程也很近,我換一條路走走看吧!]伊凡坐在掃把上,看了一下環境,[我往那邊走,那裡有比較多的燈光,說不定可以看到不一樣的事情,繞一點路,反正時間足夠了,不會差幾分鐘。]於是,伊凡沒有像平日一樣走直線,而是循著那燈光的方向飛去。嗯,沒看到什麼人,大部分的人類晚上都比較早睡。伊凡心裡嘀咕著,下次選别的路走走看。唷!那盏路燈下好像有個人影,[這麼晚了,是誰呢?是喝醉的人?]伊凡好奇地飛了過去,藏在屋旁的陰影中觀察。地上的那個人影高瘦挺拔,靜靜地靠著路燈,不像喝醉的人。手上有一本書的影子。伊凡抬頭看向那個人。噢,是一位高瘦的年輕男人,立體的五官,俊秀的臉龐,正認真的看著手上的書,像一座精美的雕像。伊凡吸了口氣,[跟之前看到的人不一樣,好特別!]伊凡想。[不行,不行,我該離開了,要把工作完成。]伊凡回過神來。迅速的飛向目的。年輕男人抬了一下頭,怎麼好像有一陣風,[嗯,沒有,看來我累了,先回去睡吧!]於是闔上了書,離開了那盏路燈。
 
        任務结束後,伊凡一如往常工作,練習,生活,有時會突然閃過那天晚上的畫面,但沒太在意,那只是好奇吧!伊凡心想。
 
        任務時間又到了。伊凡每次任務都完成了很好,沒出過狀況,因此幾乎每週都會去城市出任務。伊凡這次決定飛直線就好,可是大家當一解散的時候,心裡又忍不住好奇,[回到上次那個地方看看吧! 反正時間來得及。]伊凡對自己說。掃把立刻飛向了上次的方向,似乎掃把也很想往那邊飛。咿,那個年輕男人真的站在那盏路燈下看書呢!伊凡不知為什麼心裡一陣開心。更細仔地觀察著那個年輕人,[這麼晚了為什麼這個人會在路燈下看書呢?為什麼是一個人?他住在附近有嗎?.......]伊凡心裡突然冒出了很多問題。突然那年輕男人動了一下,伊凡嚇了一跳,往暗處更退了一步。原來那男人只是動動身體,看樣子已站了些時候,想舒展一下身體。伊凡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喘了口氣。突然想起時間不早了,正事還沒處理了。趕緊咻的一下,坐著掃把飛離開那裡。那年輕男人抬了抬頭,怎麼又有一陣風Y!往有風天空看了一下,好像有個黑影閃過。再細看,什麼也沒有。他揉了揉眼睛,[去睡覺吧,大概累了,眼睛都開始花了。]伊凡急忙把事情處理好,還好,到集合地點時,還有人沒回來。伊凡總算鬆了一口氣。
 
        接下來的日子,伊凡感覺對那個年輕男人的好奇心越來越重,因為一直在想他是誰?為什麼在那裡?......一有空時,就會發呆,那男人的臉一直會在眼前閃過。伊凡也不知為什麼會這樣,可又不敢告訴别人,她繞路的事,好困惑!同時很期待出下次的任務。
 
        在出任務的晚上, 伊凡在工作結束後又忍不住來到了路燈那裡。果然,那個年輕的男人又在燈下看書。伊凡有好多問題想問,可是又不能被人類認出她是女巫。如何是好呢?伊凡想一下,突然靈機一動,我只要不被人發現就對了吧 !於是,伊凡唸了一句咒語,一轉身化成一位蒼老,駝背的老女人,拄了一根拐杖,帶了一頂舊帽子,穿了一件有補丁的洗到很舊分不清是什麼顏子的袍子。 伊凡看了看自己,嗯,很滿意,這樣一定沒有人能認出我來。伊凡慢慢的從巷弄中走向那盏路燈, 走到那個年輕人的旁邊,微微揚起頭,壓低聲音說:[年輕人,這麼晚了在這裡做什麼]?那個年輕男人回答說:[老婆婆,我在這裡看書。] [為什麼不在家裡看呢?]伊凡問。年輕人誠實而靦腆的說:[我在別人家幫忙工作,晚上10點之後主人吩咐我們要休息,不可以點燈。可是我想閱讀一些書籍,白天工作很忙,沒有時間可以看書。晚上,住的地方不能開燈。還好這盏路燈比較明亮,很適合讓我閱讀。] [你叫什麼名字啊?][我是路易。][老婆婆,您不休息?][嗯,要去睡啦!晚安啦!年輕人!][晚安!老婆婆!]伊凡揮了揮手,慢慢地離開,走路巷弄的黑暗當中。心裡有些七上八下,畢竟第一次裝成老婆婆。年輕人看著伊凡的背影,[這老婆婆看上去已經很老了,可是她的眼睛卻很明亮有精神呢!真特別!]路易心裡想。但也沒太在意,繼續讀他的書。
 
        伊凡回到寢室,心裡一直想著剛才的對話。原來,人類並不是單純的像書中所說的,那麼野蠻,無理,兇殘。這叫路易的年輕人真是不一樣,而且他的眼神好清澈喲!
 
        後來只要是有出任務,伊凡都會用一點時間化身成老婦人跟那個年輕男人聊上幾句。慢慢地成了一個不能說的小秘密。每次的見面都更讓伊凡覺得路易是個認真,誠實,可靠的人,不知不覺得總是希望快些到出任務的時間。多了一些跟以前不一樣的感覺,總有一些牽掛,不再是一個無憂無慮的女孩了。
 
        一年一度的萬聖節,城鎮的人們會在這一天晚上盛裝打扮,打扮成自己喜歡的人物,並帶上面具。這一天也是成年女巫們一年中唯一一次可以公開出現的日子,因為無論是什麼裝扮都不奇怪。
 
        伊凡是第一次參加人類萬聖節的慶典。大家選了自己喜歡面具,伊凡選了一個紫色帶銀邊的面具。到了傍晚街上的人越來越多,孩子們也成群結隊地拿著小籃子一家一家的要糖果吃。街道兩旁擺了各式各樣的攤位。雖然出任務很多次了,伊凡仍是非常的開心。因為她是第一次接觸到這麼多人, 而且可以走那麼多人的街道上,沒人起疑,還可以和人類打招呼。
 
        伊凡一個人走著走著,邊走邊看不同的攤子。好新奇喲,東西很多,有點像女巫市集的感覺,只是買的東西不一樣。這裡有許多漂亮的髮飾,項鏈,戒子....哇,突然有掌聲響起,伊凡轉頭一看,前面有個攤位圍了一群人,看上去氣氛很熱鬧。伊凡想,去看看吧,好像滿有趣的。伊凡朝人群走去。看不到,站在那群人的後面,伊凡有些無奈。唉,人群間好像有一空隙,伊凡穿了過去。看到了,原來有人在表演,這時正用小球表演,有球不斷的從那個表演著的手中不斷地變出來,引來一陣喝彩。突然人群一陣推擠,大家太想看了,擠在一起。[對不起,對不起!]旁邊有人說。這聲音,伊凡抬頭看過去,很熟悉的人影映入眼簾。是那個路易,雖然他臉上戴著面具,伊凡仍一眼就認出。路易也正好看著伊凡,在一瞬間,時空仿佛凝結,只聽到心跳加速的聲音。路易小心的説:[小姐,我們是否見過呢?您的眼神我好熟悉,好像在哪裡見過。]還沒等到伊凡回答。旁邊又出現一陣推擠。兩人被擠在一起。人太多了,伊凡站的有些吃力。路易見狀,[走,我們到人群外面去。]人太擠,伊凡很難移動。於是,路易拉起伊凡的手,推開了一條路,把伊凡帶出了人群。這一晚,伊凡很愉快。路易和她逛了整條街,和她聊了很多。......
 
       兩人愉快的相處了一陣子,雖然不能常見面,伊凡總是想盡辦法和路易見上一面。直到被老師無意中發現。首領得知相當震怒。擔心因此,人類會發現女巫們的存在,也為了不讓伊凡和路易再接觸,會議決定將路易化為熊,被放逐至森林中,直至終老。伊凡被禁足,並禁止出任務。立即執行。
 
        好幾個星期被關在禁閉室中。日子好漫長,伊凡心情低落到不行,臉色憔悴。不知變成熊的路易是否安好。伊凡整日來回跺步,不斷想著要如何幫助路易。努力回想著老師們曾經所說的話,在圖書館的最深處有一個只有首領女巫才能進入的空間,那裡藏著被禁止使用的魔法之書。裡面一定有將路易變回人的魔法。
 
        過幾天是一年一度的女巫大會,今天又是大家要出任務的日子。女巫們忙著做大會及出任務的準備,實在有些忙不過來。伊凡看四周沒人注意到她,终於按奈不住,用隱身術快速地進入圖書館,躲過值班的管理員,進入禁區,尋找那禁忌的魔法。書架上擺了很多書,伊凡祈求著,突然一本書發出一道藍光。伊凡順著光過去,「找到了,是還原魔法」伊凡既開心又緊張。伊凡迅速地閱讀魔法,最終頁有一行字跳了出來,「當使用禁忌魔法後,使用者將經歷無法預期之事」。伊凡震了一下,但顧不了那麼多了。先救路易比較重要。
 
        伊凡找到她的掃把,披上斗蓬,從側門,溜了出去,在黑夜的掩護下,朝森林的方向飛去。在暗夜中,伊凡呼喚著路易。樹林中,一陣枝葉的擺動,一頭大黑熊從樹叢中走出來,看著伊凡。「那是路易」看著熊的眼神,伊凡立即認出來。「路易,別動,我幫你回恢復人形」。熊站在原地,歪著頭,有點困惑。伊凡開始唸還原咒。熊身體的周圍開始變化,似風似電流,熊的臉變成了路易,接著上半身也開始變化,脖子,胸部,手臂出現了人形。只剩下半身了」伊凡持續的使用著還原魔法。
 
       突然,整個畫面凝結了,已還原一半的路易,正使魔法的伊凡,風,電流完全凝固。
 
        女巫首領站在伊凡身後的遠處。原來,伊凡的行蹤被發現。為了讓這件事不再發生。首領決定,路易被刪除所有人的記憶,進入動物的輪迴。伊凡則被解除所有的魔力,並被冰封3000年才進入新的開始。第一世海豹,第二世是魚……直到這一世,才為人,依恩看到自己僵硬的身體,那感受跟被冰封的感覺是一樣的,無法移動。
 
        突然,一道白金色光出現,依恩的眼前出現一副像X光的畫面,依恩看到了自己的的脊椎出現在眼前,尾骨的部分能量最弱。接著金色光流入脊椎當中,神經從尾骨開始重新編織。尾骨的地方有金色的神經,類似水母的觸角在動。一絲絲的金光光流逐漸形成一束束比較粗的金色光束,在脊椎內由下往上生長。影像換了一個畫面,圖像中依恩看見自己拄著拐杖,可以自己站立。畫面,如此清晰,依恩突然明白那就是自己。依恩忍不微笑了。「依恩,蛋糕這麼好吃丫!」依恩看著捷,「嗯,好特别。」依恩並不想把她所看見的影像說出來。因為只有自己看見,才能相信吧。
 
        回到家,依恩開始每天的想像如她所看到的脊椎中金色光的重建。病情繼續加重中,手已完全無法使用,吞咽開始出問題,常常嗆到。感覺呼吸也變的有些吃力,每次吸氣都有些費力。
 
        夜晚,依恩躺在床上。怎麼都沒有改變,難道我想得不夠多。一直抱著一絲希望過活,看見自己越來越虚弱,醫生,家人每一次回診時的神情。依恩開始覺得絶望,心口很痛,很悶,又像快撕裂一樣,眼淚耐不住從眼角流了下來。「神!你聽的見嗎?你讓我看見了希望,為何又將我推入絶望呢?」依恩的胸口突然非常疼痛,痛到無法呼吸,無法言語。依恩的眼前一片空白,接著胸口好像裂開,從裡面透出一道強烈的金色光,一群蝴蝶飛了出來,在空中飛舞,圍繞著依恩。一隻大蝴蝶飛到依恩的額頭,輕輕的停頓了一下,額頭好像被碰觸了一下。接著大蝴蝶拍拍翅膀飛了起來,帶著蝴蝶們以螺旋的方式盤旋飛舞,越來越高,飛入金色光中。依恩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臀部,脊椎最尾端,突然感覺有電流流動,有些像閃電,刺刺的。有感覺了,依恩突然清醒過來。脊椎在微微發熱,電流從底部延脊椎往上穿進入頭,又從頭往下走,來來回回流動著。
 
     依恩眼眶泛紅,又流下眼淚,這一次是溫暖的淚水,因為她知道了,她會再站起來....
 
總結: 所有事情的發生,都有其原因,可以由自己的選擇而重新塑造自己的生命。
 
奇蹟總是在身邊,奇蹟發生在願意相信,並為之努力的人。甦醒打開了奇蹟之門,也迎來了新的未來。自由意志產生出限制,同時也可以創造無限可能性。
 



回上頁

會員登入
帳號
密碼

忘記密碼? 註冊